YLGGEPL

说什么也不离开这个圈子。

【曦澄】护夫狂魔江晚吟

好甜(ಡωಡ)hiahiahia

老薇:

来写一篇澄澄宠涣哥哥的小甜饼!


 


来吸曦澄了!!


 


OOC!!!


 


感谢阅读!


 


阿澄相关CP汇总戳这:个人魔道祖师同人文汇总整理


 


【正文】


 


蓝涣在扈北除患负伤的消息是金凌带到云梦的,听明原委的江澄拍案而起立刻带着一帮江家精锐门生赶去。


 


扈北赵宗主的胞弟修妖邪之术,在姑苏以北兴风作浪,蓝涣受赵宗主所托前往协助除患,制服妖人后却因赵宗主对胞弟的于心不忍导致其弟训了机会挥剑反击,千钧一发时蓝涣推开赵宗主自己却躲闪不及受了剑伤。


 


这事本不算严重,但是江家赶往时金凌也带着自家门生前去助阵,三大家族的人都集齐在扈北,这势头就不小了。


 


“江宗主,此事是赵某的家事,就不劳烦江宗主相助了。”赵宗主看着面色阴郁的江澄,心里十分不安:这江澄插手进来,他那弟弟十条命都不够丢的。


 


江澄冷笑一声:“若是赵宗主的家事又怎么会连累泽芜君?”


 


果然是来兴师问罪的。


 


“确是赵某的过失才害蓝宗主受伤。”赵宗主也是满心愧疚,江澄懒得和他多费口舌,直接道:“我不是来帮你处理家事的,我是来处理我的家事。修真界皆知泽芜君已和我结为道侣,那他就是我江家的人,我江家人负伤之仇必报,现在就要报。”


 


江澄挥挥手,金凌便欲带着人去山上搜寻罪魁祸首。


 


“江宗主请给我些时日,我定绑来我那混账弟弟让江宗主处置。”赵宗主双手作揖,示好赔礼道。


 


江澄没看他,冷声道:“我不想见他,金凌,抓到了那混账就直接喂你的狗。”


 


“好的,舅舅。”金凌最听他舅舅的话,应声后直接带着队伍走了。


 


江澄霸道狠厉的作风赵宗主早有耳闻,可他都跟温文尔雅的泽芜君结为道侣了怎么还是脾性不改?老话说的近朱者赤呢?


 


赵宗主也不敢公然得罪江澄,惹他就是同时惹上了蓝家和金家。他只好带着江澄去内院客房,蓝涣在内休养。


 


“阿澄。”蓝涣没想到江澄这么快就得到消息赶来了,他半卧在榻上见江澄进来就想起身,被江澄一个手势制止,江家医师赶忙上前去查看伤势。


 


“那时我已用金光护体,所以只是受了点皮外伤,阿澄不要担心。”蓝涣冲他招招手,沉着脸的江澄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沉声道:“你让我不担心我就不担心?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是的,宗主。蓝宗主的肩伤并无大碍,用点药外敷内服后不日便可愈合。”江家医师松了一口气,这要真是出点事自家宗主还不抓着他施展神医妙术立刻给治好啊!


 


“下去开药吧。”江澄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赵宗主也识趣地退出去。


 


蓝涣拉着江澄的手,宽慰道:“阿澄勿要生气了,我真没事。”


 


“我怎么不生气?这件事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来扈北除患的事你也没跟我细讲,若不是金凌带来消息,你是不是想一直瞒着我了?”江澄虽是气愤但语气不重,他不想在蓝涣受伤时跟他吵架,所以还是乖乖让蓝涣抱着。


 


蓝涣顺着他认错:“这件事是我的错,我只是不想让阿澄担心,再说以你的脾气,我怕你直接杀来扈北掀了赵家的屋顶。”


 


“你是说我脾气坏?”杏目一瞪,蓝涣摇摇头,温声道:“不是,只是我知阿澄见不得我负伤,定会杀来为我报仇,这仙门诸家间还是要和气相处。”


 


“你啊就是个老好人。”江澄拿他没办法,知道他是在劝自己大事化小,又直接问道:“蓝涣,若是有人伤了我,你会如何?”


 


蓝涣的手不自觉搂紧江澄,直勾勾望着他,坚定道:“我定会千倍百倍地为阿澄讨回来。”


 


“蓝家以德报怨以善度恶的家规你忘了?”江澄问他一句,见蓝涣摇摇头:“即使是圣人,也有不容触碰的底线。”


 


江澄点点头,道:“换而言之,若有人伤害了我的底线,那我为什么要大度?”


 


蓝涣不知江澄竟是在这句话里等着他,旋即眉眼带笑倾身过去吻住他,轻语泻出唇角:“我阿澄真是世间最好。”


 


后来江澄也不知道赵宗主胞弟的下场,只是金凌来告诉他一切都处理完了。江澄也不想在扈北久留,当天就带着蓝涣离开了。


 


“阿澄,我要先回云深不知处告知叔父一声。”蓝涣见江澄御剑去往莲花坞方向就说道。


 


江澄道:“我已写了一封书信给叔父,让他不要担心,你先跟我回莲花坞养伤。”


 


蓝涣握着他的手点点头。


 


翌日,金凌被江澄吼回金麟台,说他太吵嚷影响蓝涣静养。金小宗主腹诽:我舅父的伤本就无大碍,没必要还小心护着啊?你要是嫌我碍着你们二人世界就直说。


 


上午金凌刚走,下午魏无羡就带着蓝忘机赶来。


 


“我是来探病的,顺便看看冲冠一怒为蓝颜,带人杀去扈北护夫的师妹。”魏无羡不正经的调侃让江澄黑了脸,正想发作,又想到要是待会让劝架拦他的蓝涣崩裂了伤口可不好,于是就忍了。


 


魏无羡继续调侃:“蓝大哥,你可真是好福气。我师妹就从来不会这么护我,以前小时候我跟人打架,鼻青脸肿回来时我师妹居然高兴地带着礼物去谢谢对家了。”


 


“我觉得是阿澄怕人家来告状后你被虞夫人体罚,才带礼去赔罪。”蓝涣的解读让江澄移开眼,魏无羡眼珠一转,好似才恍然大悟,叹道:“知我师妹者非泽芜君莫属啊!”


 


“一边去。”江澄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该换药了。”江澄提醒蓝涣一句,然后任由蓝涣牵着去内屋换药了。


 


魏无羡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忽然对身边的蓝湛来了一句:“其实我并不是那么了解我师妹,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原来当初他做的事真的都是为了我好!”


 


蓝湛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他也现在才明了,那个阴戾狠绝的三毒圣手是温柔纯粹的。


 


不过已早有人明了,已早有人看到了。


 


而江澄也绝不会辜负那个看明他后一片真心待他的人。


 


你以真心待我,我必还你全部温柔和周全保护。






 


(彩蛋1)


 


“这药敷在伤口上会刺痛难受吗?”江澄看了看药方,问着自家医师。


 


“药物自然会刺激伤口,但有良效。”医师见江澄蹙着眉,又道:“若是敷药时觉得伤口火辣刺痛,就用嘴轻轻吹气即可舒缓。”


 


江澄不自然地干咳几声,让他下去抓药了。


 


当晚的泽芜君还真没觉得伤口疼痛,敷药时还美滋滋的。



 


(彩蛋2)


 


“欸,你知道吗?最近三毒圣手江晚吟新得了一个称号。”


 


一家茶铺里,三两路人正讨论着最近修真界的趣事。


 


“什么?”


 


“护夫狂魔江晚吟。”


 


“哈哈哈,贴切贴切!”




 


FIN.














魔道人物分析之江晚吟

独孤璃幽:

不知道为啥忽然想写人物分析。大抵是真的非常喜欢舅舅?以下是我对舅舅所有的认知,如果有不对之处,欢迎大家可以指正。


  江澄,字晚吟,江家第十七任宗主,年少失双亲,后于射日之征重振江家,一生多余苦楚,诫鞭一道,独持一家,刻骨三毒,至亲五位,余生一人。至亲为:其父江枫眠,其母虞紫鸢,其姐江厌离,外甥金如兰,还有 魏婴。
  
  第一点:年少时魏婴还未曾来到江家时,他有三只小宠物,分别是茉莉,妃妃,小爱。由此可见,江澄其实是个取名废。后因为魏婴到来,三只被迫送走。
  
  那时候江澄的少年心性发生了变化。由一开始的讨厌,变成后来的挚友,并且许下以后的狗我来帮你赶的承诺。魏婴的到来给江澄添了许多乐趣,江澄记着的只有魏婴的好。他虽然羡慕魏婴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江枫眠的宠爱夸赞,但这却并没有成为嫉妒他的理由。他虽然羡慕魏婴得天独厚的天赋,却也只在心中暗暗羡慕,以他作为目标来超越。却也没有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对付魏婴,他们依旧是最要好的朋友。
  
  这里我需要啰嗦一点,江澄是江家少主没错,但我觉着魏婴更像,江枫眠夸赞的永远是魏婴。江澄哪怕做的再好,终究换不来江枫眠的一句夸赞。曾经有太太说过,江厌离煮好的第一碗排骨汤永远都是先给魏婴的。虞紫鸢是真心对江澄,但性子太犟,江澄大概遗传虞紫鸢的吧。虞紫鸢气急后会说江澄还不如一个家仆之子。
  
  江澄心里苦吗?若要我来说,肯定苦极,但江澄依旧没有就此而怨恨魏婴,这一点很难得,而且江澄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他要的不过是江枫眠的一句夸赞,也许这一句夸赞能够让他高兴好久。他们少年时期的相处简单而纯粹。江澄也是个嘴硬心软的人,我尤其记得原著中的一段:
  “你就作着吧,到时候可没人替你收尸。”
  
  “反正你都替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回。”可能与原著有些出路?大抵意思如此。
  
  从这里可以看出,魏婴做事的烂摊子,都是江澄给他收拾的,江枫眠一直夸魏婴有江家风骨,明知不可为而为知,江澄并非不懂,只是不敢,少年时期他是江家少主,做事代表的是江家颜面,他不像魏婴一般能够肆无忌惮。后来是不能,为了江家和金凌,他不能,一条家规束缚了江澄一生。正如江枫眠一般,江枫眠也没做到明知不可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们都有无奈。
  
  第二点就是,江家遭蒙温家洗劫的契机是魏婴间接引起的,其实如果不是魏婴,江家也迟早有这一天,而魏婴不过是让这场浩劫来的早了些,但依旧是魏婴的错,因为如果不是魏婴,江家不会那么快消亡,按正常情况推移。等到温狗搞事的那天,相信江家也会有所防备,但因为魏婴。这场灾难来的猝不及防。
  
  所以莲花坞是因为魏婴而遭受灾难,这话有毛病也没毛病,一半一半吧。但江澄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怨恨魏婴,或许他心里其实有些怨他?不得而知。但他也需要发泄的对象,于是温狗和他相看生厌的蓝湛成了最好的对象,他没有办法恨魏婴。却没有办法不迁怒于对方。
  
  后来的失丹一事,怎么说呢,魏婴觉着江澄太不知实务,到如今的地步还这么任性的去莲花坞救双亲的遗体。这个时候魏婴有些怨江澄,可笑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江澄到底是为什么失丹。
  
  “我娘说过,你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想着你对别人的好。”这好像是原著里魏婴说的话?应该有些出入,但大抵意思如此。魏婴做到了吗?我觉得并没有,那江澄做到了吗?我认为是肯定的。江澄做到了。江澄的性子偏激而又执拗。他永远只记得别人对他的好,而忘记有些事本身就是因为某人而起,列如金丹一事。
  
  后来魏婴剥还金丹,那时候江澄还不知道金丹是魏婴的。金丹没了以后的魏婴开始修鬼道,二人越走越远,即便如此,江澄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他。可魏婴却抛弃了江家,因为温家。这一点我觉得很好笑了就,江枫眠赞他有江家风骨,从小对他的喜欢就超越了江澄几条街,可如今他从小就偏宠的大弟子却抛弃了江家。后来乱葬岗讨伐魏婴的时候,江澄肯定还想保他,不然不会执陈情十三载。但魏婴还是死了,这点原著里没写出来,不深究。
  
  第三点:江澄执陈倩十三载,守随便三个月。逢鬼修必杀,他心里多半抱着魏婴回来了的想法,于是每每都能和逢乱必出的蓝湛遇见,外界传言江澄性情暴戾,狠辣骄矜。目中无人。但真相如何只有了解过的人知道。江澄从来不在乎外面的流言,与其说不在乎,不如说没时间在乎。他要重振江家,还得带着奶娃子金凌。还得逢鬼修必杀,哪里来的时间去追究这些流言。后来终于等到了魏婴吧,砸吧砸吧的说,他那时候应该是很激动的,并且认为魏婴一定会和他回去然后两人跪跪祠堂骂一场打一架,闹完之后雨过天晴和好如初。他们还是以前的云梦双杰。可谁知道,他居然和蓝湛走了,最后连袖子都断了。巴拉巴拉说了这么多我还是想说一点,那就是既然已经和蓝湛双宿双飞了干嘛还来江家祠堂,来了来了江澄讽刺两句魏婴就甩符咒打伤江澄。江澄什么人别人不清楚难道他这个发小也不清楚吗?不就是嘴巴刻薄了点,什么时候真正动手伤过他们。江澄应该是没想到的,不然也不会有一闪而过的不可置信。他没想到魏婴真的会打伤他,正如当初他没想到魏婴会为了温家人而抛弃江家。这里开始,他们就真的回不去了。他们开始的感情就像一张纸,到后来被各种外力揉成一团逐渐有了折痕,哪怕把那张纸摊开抚平,但那张纸上的折痕不会消失,依旧是皱巴巴的看得到痕迹,再也不会是完好如初,正如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过去。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江澄知道了金丹的来历,我其实是有点讨厌温宁的了。因为温宁说了一句我完全接受不了的话。“江宗主——你,你这么好强的一个人,一辈子都在和人比,可知你原本是永远也比不过他的!”    ”江澄疯了一样让人拔剑,想想那么高傲的人,原来成就都不是自己的,可不是苦极恨极么,但他从没有想过,金丹不能代表什么,真正好的,就只是江澄这个人而已!成就不是一颗金丹能够铸就的,更多的是因为江澄的心。江澄以为是自己欠了魏婴一颗金丹,他不能恨他,他却从来没去想过自己金丹本来就是为他失的。江澄自认为的亏欠其实根本不存在,偏偏江澄偏激而又执拗。
  
  所以后来的观音庙,我就想说江澄好聪明,知道如何解决金光瑶发出来的魔音,也就是观音庙里,江澄哭了。哭的难堪,但魏婴一句轻飘飘的“都过去了。”就让江澄一辈子都走不出来。魏婴可以如此轻松洒脱,但江澄不行,因为魏婴不知道江澄为他所做的那些事,可江澄全都知道,他想恨谁,却发现没有任何理由去恨。江澄只知道这颗金丹是魏无羡的,他却没有告诉别人自己金丹为什么而失去的。“就当是我还江家的。”我不知道魏婴为什么可以如释负重的说出这句话,江家多少人,一颗金丹就还上了,那江家人的命还真是廉价。
  
  十三年前他抛弃了江澄和江家,十三年后他再一次抛弃了江澄,“对不起,我食言了。”“都过去了”“就当是我还江家的。”多好笑,我设想过无数魏婴知道江澄失丹真相的模样。但到底只是设想。我也猜想过无数魏婴和江澄最后的结局。也许他们可以相忘于江湖,但这个结局太过残忍,我不是很喜欢,也许江澄最后和他化解了心结两人重归于好他们还是双杰,但这结局对江家和金凌还有江澄太残忍,我也不是很希望,猜想过很多结局,却没有一个是完美的,江澄是江家宗主,更是一个普通人。纵江澄经历太多是世事无常与人情冷暖,但他所怀着的,依旧是那颗永远不变的赤子之心。不论是之前意气风发的少年或是后来阴鸷骄矜的宗主。在我眼里,江澄是被各种苦楚磨砺出来的锋利宝剑,也是在雪地里孤绝凌傲逆境中盛开的梅花。他年少时期的灾难造就的苦,成为后来我们所闻到的香,看见的好。所以我对江澄的评价是: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
本期人物分析到此结束,现在是北京时间0:00分,下期同一时间,我们再见。手动拜拜